深響 / 待分類 / 滬上大佬要“割韭”?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滬上大佬要“割韭”?

2021-01-13  深響

©️資本偵探原創


1987年,復旦學生郭廣昌發現世界那麼大,他想去看看。第一站,目標是北京。由於出身農家的他餘錢很少,左騰右挪出200塊路費後,便騎上自行車出發。在首都,他看到了改革與開放正呼嘯而至,一個古老的國度正襟危坐,送別了過去的自己。

回程時,郭廣昌散盡錢財買了瓶奢侈品——青島啤酒。躺在碼頭上過夜時,這位20歲的小夥子滿腦子在想:“如果以後能天天喝上青島啤酒,那就太爽了!”過了一年,他又騎上自行車,來到海南經濟特區。一個哲學專業的學生,就這樣搞懂了金融調研。

1992年,南巡講話後,嗅覺敏鋭的“92派”站上歷史舞台。復旦教師郭廣昌用3.8萬元的創立復星,開掛一般成了被時代垂青的人:先靠企業諮詢賺得100萬;再做房地產營銷賺到1000萬;豪取第一個1億是靠生物製藥;進入10億俱樂部是通過資本運作。

二十年後,復星管理的資產膨脹到2000億元,涉及投資領域橫跨生物製藥、房地產、信息產業、商貿流通、金融、鋼鐵、證券、銀行等多個行業。對於如此順利的發家史,坊間頗多猜測。為解外界疑惑,2014年一位與郭廣昌熟識的記者,敲開了他的門。

這是一次信息量巨大又有些“簡單”的談話,之後被行文成《郭廣昌:復星投資的四個模型》:

李嘉誠的模型(房地產),GE(通用電氣)的模型(多元化),巴菲特的模型(綜合金融),純粹的投資公司,比如黑石;復星的投資法門還有兩個,一是尋找長期便宜的錢,再有就是堅持價值投資;我們認為最好的、最理想化的模型,還是巴菲特模型。

其實這四個模型裏,郭廣昌比較中意的還有GE。早年傑克韋爾奇來中國走穴時,他就以後輩之姿請教:“在中國一説多元化就會遭到質疑,您如何看待?”。但得到的答案模稜兩可:比如説在製藥公司和鋼鐵公司,這兩項投資之間找到一個合理的分配,從而實現多元化。

如果把復星看成一家傳統投資公司的話,外界能很好理解郭廣昌對於“多元化”的執着:從低點介入、完成快速整合後進行上市融資,再快速擴張;達到一定規模後,通過銀行貸款、股權融資、發行債務等渠道獲得更多資金,實現下一輪併購;最後,在高點套現走人。

復星是典型的PE公司,在中國經濟發展的不同階段,試圖尋找成長性最好的產業。從上世紀90年代的醫藥,到世紀之交的鋼鐵、房地產、礦產,後來是豫園股份(SH:600655)。之後的發展中,豫園這家公司身上流淌的血液,成為了一種新的模型——“A股模型”。

畢竟,這裏的市場最愛聽中國“智慧”。

彼之糟糠,我之黃金

郭廣昌是一個極度念舊的人。

2015年,《金融時報》記者帕提·沃德米爾正端坐在復星總部的管理層餐廳,身材瘦削的郭廣昌突然出現。由於走廊上沒有出現將員工清場和俯首恭維之聲,恍惚間,沃德米爾差點把他當作“農民工”。而雙方都很有意思,討論的第一個問題不是財富,是食物。

“梅乾菜+豬油”是郭廣昌的最愛,也是他母親的招牌菜,這代表了鄉愁。但當天卻沒安排,原因是他為了懷念去世的佛教徒母親,每天午餐都會盡量吃素。沃德米爾雖然沒喝到郭廣昌的茅台,但因為吃飯收穫了他對待生活和財富的方式“打太極”——保持陰陽平衡。

“太極不是講究先發制人的,而是後發制人,在體會某種變化之後反應比別人快,”郭廣昌説道,“從投資的角度來説,一個人不可能總是比市場快很多,因為人的智力和眼界都是有限的。但是,你可以在看到這種變化的時候,感受比別人快一點,敢於在變化時作決定。”

他的好友馬雲,同樣是個太極高手。

2018年年中,郭廣昌“後發制人”顯現成果,絕對控制了滬指老八股之一的豫園股份。這次重組歷時400多天,經過3次修改,以復星地產項目為基礎,涉及17個交易對象和25個標的,交易金額達240億元。從2001年入股起開始計算,這是一次長達17年的佈局。

期間,豫園與郭廣昌發生了數次矛盾。一樁知名的“無頭公案”是,有人化名寫了封網絡舉報信,舉報郭廣昌在國有股轉讓暫停的背景下通過關係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未公開招標、未重新估值)並對收購方的6億元註冊資本存疑:

先以每股3.8元將6166萬股轉讓給復星集團,後來郭廣昌以無法履行“將復星總部遷入黃浦區以繳納全部税收”的承諾為由,當天(11月22日)在黃浦區註冊成立復星產投,用復星產投為收購主體。

在重組預期兑現後,豫園股價走出了明顯的下跌趨勢。其原因在於,豫園的主營業務珠寶和黃金銷售處於“至暗時刻”,增長規模陷入停滯。從2016到2018年,中國珠寶行業市場(大陸地區)規模一直都沒有突破7000億元。

數據來源:國泰君安證券

至於復星裝入的地產資產,對豫園的股價來説,幾乎沒有幫助。

豫園股價在長達一年的橫盤後,終於在2020年3月開啓了一波上漲趨勢,直至7月,大漲了78%。而這輪上漲的主要驅動力在於,疫情影響下,貨幣寬鬆,金價大漲,新一輪的黃金大年似乎來臨。豫園也開始着手佈局高端珠寶領域,與Damiani(達米阿尼)合作。

數據來源:雪球

而對郭廣昌這種以“助天下”為己任的企業家來説,很難預料到,自己的企業居然會有靠市場上假消息推動股價上漲的一天。2020年7月6號,一些投資社區開始流傳豫園正在申請免税牌照的消息,對於剛被中國中免“洗刷”三觀的市場來説,這則消息無異於核彈。

其股價5個交易日大漲35%,不少投資者跑去投資者平台質問豫園的董祕:到底有沒有申請免税牌照。雖然得到的答覆全是“感謝關注”,但還是被他們過度解讀成“耐人尋味”。A股的韭菜園裏,有聰明人字字誅心地講道:牌照會給一個民營企業?

在免税牌照傳聞消散,金價開始下跌後,豫園股價走向跌跌不休。郭廣昌的後發制人看似失效了,而所謂的保持陰陽平衡,與“做時間的朋友”相比,有些落入了下乘。彼之糟糠,成了我之黃金,這麼繼續發展下去,可能會變為看不懂市場的悲劇,

在2020年底,豫園自己祭出了能站着“掙錢”的屠龍技。

愛喝酒的人,運氣不會差

最讓郭廣昌佩服的企業家,是馬雲和史玉柱。

前者他稱作外星人,外貌和做事都跟常人不一樣;後者是史大仙,因為其經歷巨人失敗後又靠腦白金站了起來。這兩人都有個共同特點:愛喝茅台。郭廣昌也有這個愛好,他和外國朋友談生意時,餐桌上都擺着茅台。白酒這門好生意,他也插手了。

去年5月,郭廣昌成為金徽酒實控人。豫園以18.36億元收購金徽酒約30%的股份,5個月後,旗下海南豫珠增資金徽酒,持股比例合計38%。市場也展現出了對金徽酒的認可,其股價從10元一路漲至56元的高點。但這輪上漲,卻與點火的豫園沒有絲毫關係。

郭廣昌“從頭到尾”都預料到了,市場對白酒狂熱。但是,投資者看不懂他。直到2020年末,豫園的股價“罕見”漲停了。原因是其參加四川沱牌捨得集團有限公司70%股權拍賣,以45.3億元競得股權。市場對此報以強烈迴應,2021年開局便是5個漲停板。

數據來源:雪球

崇尚後發制人的郭廣昌,似乎要一擊奏效了。

1月11日,豫園衝擊七連板失敗,股價下跌2.8%。投資者因此產生了買“豫園”還是買“ST捨得”的辯論:支持前者的以TMT市盈率只有15倍,而ST捨得的卻是56倍;後者的擁躉言辭兇悍且天真,聲稱捨得是獨立上市公司,哪怕是母公司也沒啥用。

雙方還是很默契認為白酒板塊勢不可擋,只是對於資金流向豫園還是ST捨得有分歧。對於這個問題,只要看看郭廣昌的朋友圈就知道答案,他是中國頂級富豪圈子“江南會”的創始人,上海市浙江商會名譽會長。身邊聚集無數投行家、分析師、媒體。

2019年的時候,新財富美女分析師李躍博跳槽復星,一度引發賣方機構震動。她不僅顏值高於券商的平均線,業務能力也超羣,曾任興業證券社會服務業首席,對珠寶和奢侈品行業研究頗深。“李躍博每天自拍多少次?”還被調侃成賣方十大未解之謎之一。

至於媒體方面,復星系也多有參股。

其實不管金徽酒還是捨得,對豫園而言僅是業務的一部分。如果是因為看好白酒去投資豫園,多少有些不精準。因為豫園旗下擁有珠寶、食飲、餐飲、健康、服飾、物業等業務。五年前,《金融時報》就在“與郭廣昌共進午餐”一文中講述過他的野心:

在我家孩子注射流感疫苗的上海醫院,孩子們訂生日蛋糕的麪包房,放假時熱衷的度假村,復星都持有大量股權。甚至我們腳下走過的很多土地(通過其旗下控股的龐大地產所有),都屬於復星。

豫園本質上還是GE模型,但A股對這種“全產業”模式並不看好。根據2020年Q3財報披露,持股豫園的基金僅一家。而當白酒這把火點燃豫園後,它就已經站到了價值重估的路口。但是否會被市場認可,看的不是豫園的基本面,而是講故事能力——A股模型。

豫園公司一直被市場視為多元化的消費企業。在白酒這把火點燃後,對於豫園的認知或許會更新為綜合性的消費公司。再加上業績的支撐,2019年營收429.12億元,淨利潤32億元。郭廣昌體的“後發制人”戰術,或許會見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