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蝟公社 / 待分類 / 女性觀眾抵制《贅婿》始末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女性觀眾抵制《贅婿》始末

2021-01-11  刺蝟公社

    “尊重原著作者,我一定不看《贅婿》。” 



    作者 | 語境
    編輯 | 園長

    在官方發出首支預告2個多月後,《贅婿》還未播出,卻先遭遇了網友的抵制。
     
    在新浪微博“電視劇贅婿”的預告評論中,原本的“萬眾期待”,變成了最新的“預防性拉黑”。
     
     
    矛盾焦點在於網文《贅婿》原作者憤怒的香蕉。近日,他在微博針對女作家“七英俊”風波發表的公開言論,不僅收到反噬,還波及其IP改編的影視作品,雪球越滾越大。
     

    被“圍剿”的網文女作者

     
    一切起源於女作者七英俊1月3日的一條微博。
     
     
    七英俊在微博透露,在前段時間參加網絡作者大會時,因為自己與同一位男作者及另一位女作者拼車,而被旁觀的男作者們起鬨,甚至在隔天還有男作者向她“不懷好意”地提問,言下之意是在揣測同車三人之間的男女關係。
     
    聚會中的種種,在很多男性看來是司空見慣的玩笑,而對女性來説則是不合時宜的冒犯七英俊雖未指名道姓,但非常直接地表達了自己對上述行為以及行為實踐者的憤怒。
     
    在這條微博的評論區,粉絲和網友義憤填膺,特別是女性朋友們更能感同身受,表示這是“男性凝視下的系統性壓迫”,也有部分評價進行了更大範圍的掃射男作者羣體、甚至男性羣體,認為“尊重女性的男作者極少”“沒賺大錢還看不起人”“作品世界觀背後反映出人品問題”......

    七英俊原微博及評論區內容現已刪除,圖片來源:知乎用户@雲羽落截圖
     
    隱去事件中心人物姓名,原本是作者出於規避麻煩的考慮。不曾想,反而讓作者成為被羣起而攻之的靶心。
    因為原文中“針對你們所有人”以及評論中的無差別掃射,以流浪的蛤蟆為首的幾位網文圈男作者們坐不住了,感到自己平白無故就被地圖炮了。
     
    流浪的蛤蟆,在2020年入選橙瓜見證·網絡文學20年十大仙俠作家、百強大神作家、百位行業人物。
     
    由於“沒指名道姓”,他對原微博中闡述的情況質疑頗多,強烈地要求七英俊公佈涉事人名單,不斷詰問,總結下來就是:
    這是什麼大會,和我們網文圈有關嗎?現在評論給我們起點派男作者背上了莫須有的罪名,我們太委屈了。

     “流浪的蛤蟆”的發言之一

    隨後,越來越多的男作家蜂擁而至,另一位關鍵人物、《贅婿》的原作者憤怒的香蕉也加入戰局,為受到無差別掃射的網文圈男作者鳴不平,並認為“博主點出起鬨的人根本不會被人網曝”。
     
     “憤怒的香蕉”的部分發言
     
    在“你確實是受害者,但不點名等於造謠”的控訴下,七英俊也表明了自己一開始不提後來也堅持不説名字的原因:女性即使作為受害者,真相被揭開後“社死”的可能反而是自己,帶來的風險遠大於討回的公道。

     
    很多男作者以及男性羣體並不能理解女性的處境和所承受的壓力,曾參加《奇葩説》並常為性別議題發聲的周玄毅,將上述處境稱之為結構性壓力,把七英俊的遭遇説成是擴大打擊面的亂咬,恰恰證實她處理的必要。
     
    但男作者仍然堅持己見,並將戰火引向“女拳”話題,事件的走向也超出當事人的可控範圍。
     
     
    在七英俊和流浪的蛤蟆、憤怒的香蕉等人的持續交鋒中,不僅大會名稱、嘉賓合照、微信羣聊被接連爆出,甚至發展到與會作者被迫自證清白的地步。
     
    在事情發酵了3天后,七英俊道歉了。她對事情的發展如墮“五里霧”中,不僅自己尚未談妥的合作紛紛取消,還捐款3萬元自證不為“流量炒作”。

     七英俊微博聲明
     
    這封“致歉信”不免讓人聯想到娛樂圈的一位女演員柳巖。
     
    2016年,在包貝爾上,婚禮現場伴郎們集體“整蠱”柳巖,做出把她拋到泳池的動作,柳巖尖叫不止,最後是賈玲趕來幫忙解圍。這段視頻引起了不小的輿論風波,網友對新郎和伴郎團展開“不尊重女性”的強烈攻勢。事後,柳巖公開發布了一個視頻,有些哽咽地澄清了事情的經過。
     
    這場鬧劇後,包貝爾照常拍電影、錄綜藝,而柳巖的資源肉眼可見地減少了。
     

    眾矢之的《贅婿》
     
    “致歉信”徹底點燃了站在七英俊一邊的支持者,也是導致《贅婿》被推上風口浪尖的轉折點。
     
    “一個被騷擾了的女人沒有點名道姓地反抗一下,被人逼到個人聲譽、工作、經濟都受損,而騷擾她的、逼迫她的,口口聲聲説被她冤枉了的人全身而退。這種境地下還要自願捐3萬塊自證清白。”
     
    七英俊“致歉信”的轉發評論
     
    儘管七英俊在微博寫下“請不要再帶我的名字發內容”,希望儘快平息這場風波,但她的魔幻現實主義遭遇再一次讓網友們感到荒謬和憤怒,自發的聲援仍然沒有停止
     
    支持七英俊一方的博主們,借古代詩人花蕊夫人的詩句“十四萬人齊解甲,更無一個是男兒”,來反諷男作家“擴大攻擊面、挑起性別對立”的論證。
     
     
    包括微博大V、文學平台、普通網友在內的支持者們也付諸行動,希望減輕她經濟上蒙受的損失,在微博帶上“我們支持女作家”的標籤,以抽獎等形式呼籲購買七英俊的書籍。
     
    為七英俊作品聲援的博主們
     
    一位看過七英俊作品的讀者告訴刺蝟公社(ID:ciweigongshe),在七英俊換筆名之前,她曾看過一部叫《呵呵》的網文。作品講的是翻譯字幕組背後的故事,題材很新鮮,文中的情節讓人身臨其境,主角的情感交纏也讓她印象深刻。瞭解事件經過後,她立刻決定再去買一些七英俊在售的書籍來讀。
     
    有網友反饋,噹噹網的《有藥》目前已經脱銷了。
     
    另一方面,網友們開始蒐集站隊流浪的蛤蟆的男作者們,整理出“抵制黑名單”。如果聲討起不到作用,消費者還可以用腳投票,選擇為七英俊“生財”,也可以努力截斷“流浪的蛤蟆”們的“財路”。
     
    一張關於憤怒的香蕉言論的截圖被網友瘋轉,其中“《贅婿》根本不需要女觀眾女讀者的”觀點,正好讓抵制者們抓住了“話柄”。

    網傳憤怒的香蕉言論截圖(左)和其澄清説明(右)
     
    《贅婿》是憤怒的香蕉首發於起點中文網的男頻小説,已經被改編為由郭麒麟和宋軼主演的電視劇。作品有流量有熱度,是個極佳的切入點。至此,戰火開始向網文圈外擴散。
     
    無論這張圖的傳播是“有心為之”還是“無心之失”,儘管憤怒的香蕉澄清,截圖被人添油加醋,自己只是在寫《贅婿》的時候未特別考慮女讀者,但也於事無補。
     
    “既然作家本人都説不需要女性受眾,那麼作為女性更不需要為他貢獻熱度,抵制作品也算是尊重原著的意願。”
     
    抱着這樣的態度,《贅婿》的“抵制運動”來勢洶洶,在1月7日迅速升至微博熱搜榜第4。對作者和網文的抵制同樣牽連到“無辜”的電視劇,因此官方微博才出現了大量類似文首中的抵制留言。
     
    抵制者們的立場
     
    或許是考慮到行業內的影響、或許是利益的蛋糕被牽動,當天下午,憤怒的香蕉以“網暴受害者”的身份在微博發佈退網聲明,並稱“我對得起所有人,俯仰無愧”。
     
    憤怒的香蕉退網代表抵制者的立場

    男頻文的男讀者和IP後的女觀眾
     
    一條日常吐槽的微博在不到一週時間,在互聯網效應中掀起巨大的波瀾,話題也逐漸走偏。而《贅婿》最終成為眾矢之的,其中原因也有來自網文圈本身的流派差異和原作與IP後的差異
    影視劇《贅婿》需不需要女觀眾?當然需要。
     
    從憤怒的香蕉的澄清來看,作者本人也認同這一點。但男頻文《贅婿》的確不需要特別考慮女讀者,尤其這還是一部首發於2011年的網絡小説。
     
    如果從IP角度看待《贅婿》,網文和影視劇是兩種不同的IP消費形式,特點也不同。影視劇行業的主要觀眾性別是女性,而網文行業則對這一情況作出了較為明顯的劃分。
     
    長期以來“男頻”“女頻”的頻道劃分,正是為了滿足不同性別人羣對於網文閲讀體驗的不同訴求。憤怒的香蕉和七英俊就分屬不同領域。
     
    在最初,關注事件的核心羣體分別是作者雙方的粉絲。作者“榴彈怕水”就深刻意識到兩個頻道受眾的相對割裂,“七英俊的粉絲幾乎不認識蛤蟆是誰,通過蛤蟆知曉此事的人也沒聽過七英俊”。

    在這種模式之下,網文行業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生產習慣。
     
    男頻網文中的男主,可能在女性眼中“普通但自信”,卻會在故事裏被多位風格各異的女性喜愛,備受歡迎,走上人生巔峯。女頻網文中的女主,可能是總在闖禍的傻白甜,卻依然得到精英總裁的萬千寵愛。龍傲天”和“瑪麗蘇”,其實都是滿足受眾訴求的產物。
    不過,隨着網文行業發展得越發成熟,網文在IP產業鏈中的地位也越來越高,經典男頻IP接連進行影視化改編。影視劇收割的是女性觀眾,由於目標受眾的轉移帶來的流量落差,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男頻網文改編劇都有“撲街魔咒”。直到《慶餘年》的全網火爆,終於誕生了一個最為成功的男頻改編案例,為男頻IP化打了樣。
    但這仍然是一個對改編、製作和運營的極大考驗。許多創作時間較早的經典男頻IP,可能已經與當下的大眾訴求“脱節”,更不用説在影視化後,IP受眾面擴大,作品勢必會接受來自不同性別、圈層觀眾的審視,這也是為什麼抵制《贅婿》的聲音會如此“洪亮”

    圖片來源:新浪微博@電視劇贅婿

    早在《慶餘年》播出時,男性觀眾和女性觀眾之間就有過不少爭議話題。不出意外,《贅婿》依舊會如此,只是在它播出之前,更早地陷入一場性別爭議事件之中。
     
    無論是由於性別的鬥爭還是資本的博弈,整個事件的發展都走向失控。
     
    網文已不再是過去的“純粹小眾藝術”,IP產業鏈的完善也讓網文的受眾更加多元。在網文行業精品化過程中,越來越多的頭部網文作家,不過分追求網文創作中性別帶來的爽感“紅利”,更執着於作品本身的內容質量和表達深度。
     
    精品男頻網文的女性受眾也在增多,有的男作者為了避免文中出現讓女性讀者產生不適的情節或語言,也會先讓妻子或信任的女性朋友進行試讀,提出意見。
     
    不同性別、不同圈層的訴求不該是限制創作的枷鎖,但或許可以成為作者們在面對性別差異或其他特定語境時,進行自我審視的一面鏡子。




    END



    刺蝟公社是聚焦內容產業的垂直資訊平台,關注領域包括互聯網資訊、社交、長視頻、短視頻、音頻、影視文娛、內容創業、二次元等。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