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乎 / 待分類 / 認錯不改錯是一個高明的把戲?不信,看唐...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認錯不改錯是一個高明的把戲?不信,看唐朝這個皇帝唐穆宗

2021-01-06  寫乎

    作者:李蓬

    現在在些單位召開民主生活,領導對職工所提意見和建議,表示虛心接受,言辭誠懇,讓人信以為真,可是他們會後依然我行我素。下次民主生活會上照樣發表類似的演説,就這樣一直騙着職工,直到屆滿。

    在古代有位皇帝也喜歡玩這套把戲,他就是唐穆宗。

    (一)皇帝老爹並不喜歡他

    唐穆宗李恆(795年-824年),原名宥,是唐憲宗的第三子。他並不為父親所喜,本來沒有機會當皇帝。不過他有勢力強大的母親,其母乃郭子儀的孫女,郭氏在朝野上下廣結黨羽,便是憲宗也奈何不得。

    唐憲宗起初趨向於長子李寧,可人家當了兩年太子而亡,次子李惲除了這個皇帝老爹外,再沒有其他任何家庭背景,宮廷內外幾乎一致建議立李宥為太子。憲宗有意傾向於次子,但卻得不到支持,只好於812年立李宥為太子。

    事後吐突承璀揣度到了皇帝對新太子有所不滿,便積極為李惲經營。為此李恆很是緊張,遂問計於舅舅司農卿郭釗,郭釗囑咐他一定要盡“孝謹”之心,不要考慮其他事情。這説明他們已經做好了充分準備,就等着憲宗死亡。820年正月,憲宗“暴死”,梁守謙等人立即擁立太子即位,這就是唐穆宗。

    (二)無所顧忌,遊耍無度

    唐穆宗在儲君期間成天惶恐不安,一登基就再也無所顧忌。他當時剛滿26歲,若想展示一番作為,絕對精力旺盛。但他喜歡的是縱情享樂,那自然也無可比擬。

    還在朝廷為憲宗治喪期間,穆宗就顯示出了對遊樂的極大興趣。於5月埋葬完父親後,他越發沒有節制,常常帶着親信出去狩獵。

    到了6月,皇太后郭氏移居南內興慶宮,穆宗就率領六宮侍從在興慶宮裏大擺宴筵。酒宴結束後,他又回幸神策右軍,對親信中尉和將領都大加頒賜。之後他每三天就要來一次神策左右軍,同時駕臨宸暉門、九仙門等處,目的是為了觀賞角抵、雜戲等節目表演。

    7月6日過生這天,他居然異想天開制訂出一套慶祝儀式,不過這次遭到了大臣們的一致反對,説自古以來就沒有這種做法,唐穆宗才不得不作罷。

    慶祝儀式破產後,穆宗決定在宮裏大興土木,先後修建了永安殿、寶慶殿等宮殿,在修建時曾發生過假山倒塌事件,一次性壓死七位工人。但當永安殿落成後,他在那裏觀百戲,極歡盡興。還與中宮貴主設“密宴”取樂,連他的嬪妃都要參加。此外,他還用重金整修裝飾京城內的安國、慈恩、千福、開業、章敬等寺院,甚至還特意邀請吐蕃使者前往觀看。

    到了8月,穆宗到宮中魚藻池,徵發神策軍二千人把憲宗時期早已淤積的水面加以疏浚。費時一個月才將池水開通,他立馬在魚藻宮裏大舉宴會,觀看宮人乘船競渡。那個時候剛好臨近重陽節,他就想大宴羣臣。擔任拾遺的李珏等人連忙上疏勸諫,説:“陛下剛剛登臨大寶,年號尚且未改,而且憲宗皇帝園陵尚新,如果這樣在內廷大舉宴會,恐怕不合適。”

    唐穆宗當面表示接受,但他壓根就沒有聽進去。到了重陽節這天,他特意把郭釗兄弟、朝廷貴戚、公主駙馬等所有親戚都召集到了宣和殿飲酒高會。

    到了11月,穆宗突然下詔:“朕明日暫往華清宮,至日落時分才回來。”

    那個時候正值西北少數民族引兵犯境,神策軍中尉梁守謙覺得此事滋大,便勸他不要去。可穆宗不聽,梁守謙只好率神策軍四千人及八鎮兵前往保護,造成上下形勢十分緊張。

    御史大夫李絳、常侍崔元略等人見梁守謙沒能勸住皇上,反而任由皇上所為,連忙跪倒在延英殿門外請諫。穆宗説:“朕都已經決定了,你們就不要再來煩我!”

    諫官便再三勸諫,穆宗最終拗不過大家,表示不去。誰知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從大明宮的複道內出城前往華清宮,神策軍左右中尉的儀仗以及六軍諸使、諸王、駙馬千餘人只得跟隨,一行人一直等到天色很晚才回宮。

    (三)接受錯誤,態度誠懇

    大臣們見穆宗實在“宴樂過多,畋遊無度”,便不停地上書勸諫,諫議大夫鄭覃等人還連袂勸諫説:“現在邊境吃緊,形勢多變,如果前線有緊急軍情奏報,我們得請陛下定奪。但若不知道陛下在什麼位置,那如何是好呢?而且您經常與倡優戲子在一起狎暱,對他們毫無節制地行賞,這些錢財都是老百姓的血汗,他們沒有功勞怎能得到這些賞賜呢!”

    穆宗對這樣的湊章一下子來了興趣,就問宰相:“他們提這樣的諫議,都是些什麼人?”

    宰相説:“他們是諫官,職責就是向陛下提意見。”

    穆宗於是就對鄭覃等人加以慰勞,説:“你們説得很有道理,我就依你們的,希望今後還多提諫議。”

    穆宗忽然態度大轉彎,眾大臣都非常高興。誰知穆宗並沒有要改的意思,他覺得只有高興時才會舉行宴會,反過來説,舉行宴會就説明有值得高興的地方,他對給事中丁公著説:“朕聽説百官公卿也經常在外面歡宴,這説明天下太平、五穀豐登,我感到很欣慰。”

    丁公著正色説:“凡事都有個度,一過了度就不是好事了。前代的名士,遇良辰美景,或置酒歡宴,或清談賦詩,都是雅事。本朝自天寶以後,風俗奢靡,酒宴以喧譁沉湎為樂。身居高位、手握大權者與衙門的雜役一起吆三喝四,無絲毫愧恥之心。上下相效,漸以成俗,這造成了很多的弊端。”

    穆宗覺得丁公著説得也有道理,於是表示虛心接受。

    (四)我行我素,縱“欲”過度成了短命鬼

    一直到了822年,他在禁中與宦官內臣等人打馬球。這時有位內官突然墜馬,如同遭到外物打擊一般。由於事發緊急,穆宗也感到十分恐慌,遂停下來到大殿裏休息。誰知穆宗突然雙腳不能履地,一陣頭暈目眩,忙去叫來御醫,結果診斷為中風。穆宗從此卧病在牀。

    穆宗中風後,身體一直沒有康復。此時他還年不滿三十,過早地不能享受人生。依他這種個性,自然心有不甘,他於是讓術士為他煉丹,以期長生不老。

    處士張皋連忙上疏説:“長生不老的事實不可信,歷代帝位沒有哪位能夠長生不老的。而且丹藥有毒,搞不好反而對身體有害。”

    穆宗也覺得張皋説的是事實,表示願意接受。可是他一想到自己今後可能一輩子都要在牀上度過,若是服了丹藥説不定還能夠下牀,便又繼續命人煉丹。正是由於他貪生之心“太甚”,穆宗於824正月駕崩,死時年僅30歲。穆宗相對之前的唐朝其他皇帝,最為短壽。

    想當初,他若肯虛心納諫,斷不會樂極生悲,引發中風之症。正是由於他聽不進忠言,才過早死亡。現在有些人,若也一味只認錯而不改錯,其官/齡必將短矣。

    【四方集運香港】李蓬,四川省作家協會會員,共在近60家省級以上報刊雜誌發表文章100餘萬字。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