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財經 / 待分類 / 賺票子、調身子、養孩子,陌陌的中年人生...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賺票子、調身子、養孩子,陌陌的中年人生活有序展開

2020-12-02  螳螂財經

    聊天,曾經是一種,現在的直播,也是一種。

    文/陳曦

    來源/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2020年對各行各業都是艱難的一年,上半年疫情籠罩盼着解禁,下半年稍有緩和又似乎要反覆。

    在這樣的大背景之下,哪家公司承壓能力更強,無疑更受關注。

    北京時間12月1日,陌陌發佈了2020年Q3財報:

    陌陌Q3淨營收37.667億元,根據彭博社彙總的數據,華爾街11位分析師平均預計,陌陌公司2020年第三季度營收為37.1億,顯然超過了華爾街預期。

    陌陌歸屬於母公司的淨利潤為6.538億元。疫情對陌陌這樣的直播平台影響還是不小的,前三季度淨利潤環比增長分別為-49%、-15%和0%,可見形勢在向好發展,陌陌熬過了最艱難的時候。

    10月24日陌陌原COO王力接棒唐巖擔任陌陌CEO時,在全員信中表示,當前互聯網整體進入“中年階段”,而主流中年人最在乎“票子、身子、孩子”。

    而陌陌當前正在做的,正是賺票子,調身子,養孩子。

    賺票子:持續盈利,穩定增長

    人們對於互聯網公司,一直有一個這樣的邏輯:用户的重要性高於營收,營收的重要性高於利潤。所以互聯網公司賺錢的少,虧錢的多;有錢的少,沒錢的多。

    然而陌陌卻屬於“另類”,它賺錢,持續地賺錢;有錢,錢很多。

    梳理陌陌第三季度財報,報告期內,陌陌歸屬於母公司的淨利潤為6.538億元,這已經是陌陌連續第23個季度盈利了。

    (數據來源:富途牛牛、公司財報,製圖:螳螂財經)

    陌陌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31.76億元,較2019年的26.13億元,增長21.5%。另外,陌陌第三季度的經營性現金流為6.91億元,截止到9月的經營性現金流為20.41億元。

    2020年9月,陌陌主App月度活躍用户為1.136億。2020年第三季度,陌陌公司直播服務與增值服務付費用户去重後總數達1310萬,環比增加30萬新用户。

    一系列數據説明,在過去的五年時間裏,陌陌既能保持高速的發展,同時又能實現持續性盈利。

    這印證了其CEO王力所稱的,陌陌已經形成完善和成熟的商業模式,利潤率、現金流、負債率極其良好。在疫情陰影之下尚能保持持續盈利,更體現了企業擁有足夠的韌性,應對突如其來的黑天鵝。

    調身子:打造更健康的業務生態

    陌陌對於虧損是有預期的,甚至可以説,陌陌計劃Q3的虧損要“戰略性擴大”。

    眾所周知,直播平台和頭部主播往往形成互為船與帆的生態,平台靠頭部主播帶來熱度,而頭部主播依靠平台的流量傾向做得更大更強。而陌陌這種娛樂直播平台,除了對頭部主播有依賴以外,對頭部用户也有依賴,因為頭部用户通常都是打賞意願強烈的一批人。

    然而,依賴頭部主播,會讓平台風險增大,一旦主播流失,會造成用户同步流失,而依賴頭部用户,則會讓不確定性增大,今年受疫情影響,頭部用户中不少是中小企業主,他們的口袋癟了,也讓平台的收入受到了一定的影響。

    因此,在今年上半年,王力就曾直言不諱地指出,陌陌App直播業務收入對頭部用户和主播的依賴度加深,腰部和入門級主播得到的流量支持不足,長尾直播內容質量下滑。為此,董事長唐巖稱陌陌App正在進行平台生態調整,將從營收導向轉為內容導向,改革平台流量分配策略、產品設計和運營方式等。

    要調整,就要動盤子,動了盤子,可能就會造成短期承壓。但這正是陌陌要長期健康發展,不要短期利潤的考慮。

    具體而言,陌陌調整了流量分配策略,向腰部、長尾直播間傾斜;對公會的考核從收入導向轉為內容導向等。

    在發佈財報時,首次以CEO身份亮相的王力表示:“由於管理層的承諾和團隊堅持不懈的努力,陌陌主App直播業務的結構性改革已經取得初步進展。用來判斷生態系統健康程度的關鍵量化指標已經開始呈現改善跡象。隨着內容生態的逐步改善,非賽事日的流水與低谷期相比也有所提升。儘管在這方面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但目前所取得的成績意味着我們的直播業務已經穩定地步入了生態改善驅動收入恢復的良性軌道。”

    養孩子:創造新的增量

    自2016年發力直播以來,直播成為了陌陌營收的絕對支柱,最高時期有超過八成的營收來自於直播,人們一度認為陌陌是一個直播平台了。

    但實際上,陌陌仍然是一個社交平台,社交才是陌陌的最基礎的服務場景,解決“羣體性孤獨”才是陌陌的基本盤。

    當代青年的集體特徵是,面對面坐着,但人人捧着手機玩,有強烈的傾訴欲,但朋友圈三天可見。如何讓“孤獨青年們”在情感荒漠中共舞,是陌陌一直在解決的問題。

    聊天,曾經是一種,現在的直播,也是一種。

    陌陌不斷擴大解決方案的尋找,比如被寄予重望的增值服務業務。陌陌的增值服務打破了只能向主播送虛擬業務的功能,讓用户之間也可以互送虛擬禮物,提高用户的互動。另外,陌陌的增值服務增加了VIP會員,會員有更多獨特的功能,比如訪問某些特殊的表情符號,檢查留言板的訪問者,有VIP徽標等,這些獨特功能正是社交中的“追求特殊感和優越感”的體現。

    正如唐巖的回顧那樣:“三年前當用户登陸陌陌時,能做的事僅限於查找附近的人並通過IM方式聊天。如今用户可以通過多種多樣的應用場景實現連接和互動,包括附近功能、直播、短視頻、社交遊戲、卡拉ok以及其他形式的音視頻互動體驗。”

    2019年全年直播收入佔總收入的73.16%,比2018年的佔比下降6.76%。今年三季度,直播營收在陌陌整體營收的佔比只有63%。

    除了增值業務,探探成為了陌陌的第二增長極,成為了那個一朝養成、逐漸可以獨當一面的“孩子”。

    第三季度,探探的淨營收為7.289億元,同比增長135%,增長主要來源於探探直播模式的成功變現,探探直播收入為3.967億元,佔其淨營收的54%,為陌陌總營收做出了貢獻。

    探探的增長速度很快。 探探CEO王宇在一季度曾明確:“下半年直播可以成為(探探)有意義的驅動力。”於是,從今年4月開始,探探加速了直播業務的上線:二季度探探直播尚處於測試階段,直播服務收入為1.917億元人民幣,在探探整體收入佔比達到37%;三季度探探直播正式上線,直播營收環比增長超過一倍。

    探探的社交屬性更強,未來其直播變現的能力想象空間將更大。事實上,直播營收的高速增長,已經在為探探收窄虧損了。2019年第三季度探探淨虧損2.141億元,2020年第三季度探探的淨虧損為1.142億元。

    這或許也是陌陌選擇在這個時期調整主APP的原因,“孩子”逐漸可以獨當一面,“中年人”趕緊調理“身子”,為更遠的將來做打算。

    結尾

    互聯網賽道上的企業往往會多矩陣佈局,通過多款國內外市場的產品來增強抵禦風險的能力,延長產品生命週期,比如陌生人社交集團Match Group有超過5款產品,而且還在積極併購。

    目前,陌陌+探探雙輪驅動之外,陌陌的海外社交應用Olaa已經上線,產品主要面向東南亞市場。如何將成功經驗複製到Olaa上,是陌陌在海外佔得一席之地的關鍵。海外市場的突破,勢必能讓陌陌的想象空間更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