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財經 / 待分類 / 月薪三千,如何喜提Lamer、Gucci、LV?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月薪三千,如何喜提Lamer、Gucci、LV?

2020-11-28  螳螂財經

    (圖片來源於網絡,侵刪)

    文 | 二不易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聽見她説》爆了。

    第一集《魔鏡》裏,演員齊溪濃妝出場,以一個大眾眼光裏“不美”的女生視角,將女性的外貌焦慮演繹得淋漓盡致。

    諷刺的是,一個呼籲多元美的內容視頻,彈幕上的內容卻在挑剔角色的皮膚差、眼袋大、毛孔粗、妝容髒......

    當然,現實生活裏的魔幻劇情,遠比彈幕裏的多。

    比如,雙十一期間有教月薪三千的人買海藍之謎、赫蓮娜、嬌蘭等品牌的貴婦面霜的教程;微博上有人讓月薪三千的人買LV、GUCCI當成投資;抖音上有讓月薪三千的人買mini汽車的廣告;小紅書上有讓月薪三千的人愛自己做醫美的呼籲......

    月薪三千的人也不知道究竟是得罪誰了,要這麼被消費主義盯上,成為一塊資本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魚肉。

    只是,當真的有一些“月薪三千”的人,為了用lamer背LV開mini而負債累累,陷入負債的無底洞之後,會有人心疼這個“不再是從前那個少年”的羣體嗎?

    1

    揹負十幾萬貸款,成為朋友圈“名媛”

    于敏|27歲  民企行政  月薪3500+

    算了一下,目前我總共欠貸12萬多。其中,借唄花唄差不多2萬,信用卡4張差不多7萬,京東白條6千,美團、滴滴、美圖秀秀還有一些其他平台加起來1萬多的樣子,剩下的就是欠朋友的錢。

    12萬聽起來似乎也不算特別多,畢竟我身邊很多人車貸隨隨便隨就一二十萬。但對我來説已經不少了,我工資到手不到4千塊錢,租房、吃飯、交通這幾項硬性支出一個月怎麼也要2千左右。

    我第一次刷信用卡是買了一個LV的包,11700,我清晰地記得這個數字,那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奢侈品。那天是和平時玩得好的兩個同事一起去的,她們不僅買了包,還買了好些護膚品。

    我在這個城市沒什麼朋友,平時都和她們一起玩,從那次買包之後,衣服、護膚品、出門旅遊......我逐漸變得和她們一樣。而我的信用卡也從1張變成了6張,網貸從原來只用花唄,變成能借的正規平台都借,甚至開始編造理由和朋友借。

    每次在朋友圈發自己精緻生活的照片,收穫一波又一波的點贊,我就覺得很開心。我知道照片裏呈現的並不是屬於我的真實生活,可是我控制不住,所以我陷入了以卡養卡的深淵。而以我目前的工資水平,我真的不知道要還到什麼時候。

    有想過和父母坦白,可是一想到他們都五十多歲了還在外面打工,我就説不出口。對我來説,目前組好的解決辦法可能是把手上的幾個包賣掉先還掉一部分,再開源節流,慢慢把缺口補上。

    2

    從校園闊少到查無此人,只需要一年

    劉宇|25歲  創業  月薪0

    劉宇是我大學時一個宿舍的兄弟,我們關係一直很好。

    這幾年我所認識的劉宇,是一個熱情開朗又很幽默的人,對朋友對女朋友都特別大方,他給女朋友送禮物,都是幾萬塊起步,動不動就是口紅、香水禮盒,以及我女朋友現在都買不起的化妝品,好幾萬一套。

    畢業之後劉宇和朋友合夥開了個人力資源公司,每次大家聚會,他都會搶着買單,説他的小公司賺得還不錯,以後吃飯他都包了。那會兒,他是我們一羣兄弟中混得最好的一個,很風光。他和他女朋友去了趟日本,半個月就能花掉十四五萬。

    所以,當不久之後劉宇打電話説公司資金短缺,找我借5萬塊錢時,我二話沒説就轉給他了。那時候我自己只有4萬多,我找我女朋友挪了1萬才湊滿給他的。

    才半個月的樣子,他又半夜打電話説他奶奶突然重病進了ICU,讓我無論如何都要湊三五萬給他。我正準備給他想辦法時,接到了另一個同學的電話,叫我千萬不要借錢給劉宇,因為他已經無藥可救了。

    原來,劉宇在學校的種種闊少表現,都是借的網貸。所謂創業也是騙人的,公司確實註冊了,都是他朋友出的錢,而他則以創業、資金週轉、家人生病等等為由頭,把身邊能借錢的人都借了個遍。我和宿舍另外幾個兄弟和算了一下,光是我們宿舍另外7個人,劉宇就借了快20萬。

    更狗血的是,劉宇女朋友也給他借了10萬,但借完沒多久,就被女朋友發現他出軌了,小三已經懷孕了。兩人撕破臉分手後,劉宇火速和小三結婚。

    但劉宇結婚這件事,我們一幫人沒有一個人知道。得知這件事,是從別人的朋友圈裏。

    但知情的人説,他借的朋友們的錢、結婚的份子錢並沒有去填網貸窟窿,而是拿着裝闊消費了。

    我內心抱着一絲希望打電話給劉宇向他求證實情,但他似乎已經知道我得知了真相,完全聯繫不上他了。

    在那之後,劉宇這個人就完全消失在了我們生活裏,哪怕我們一幫兄弟告訴他錢不用還了,讓他露個面,大家幫他一起渡過難關,也得不到任何回覆。

    所有與劉宇有關的消息,最後,只有來自不同催收公司打來的詢問下落的電話。

    3

    欠債7萬多隻是買了一堆A貨

    小覓|26歲  電商運營  月薪4500+

    記得第一次和同事一起出差,晚上和對接人一起吃了頓飯,全程她們都在聊LV和Gucci的設計越來越好看,爭論卡地亞和蕭邦的表哪個好,哪個牌子的護膚品抗衰老更有效......

    全程我一句話都接不上,那時候我全身的行頭都是淘寶貨,加起來不超過500塊,護膚品用的都是開架貨。

    我家是農村的,父母一年的收入加起來不知道夠不夠買3個LV,家裏還有個在上高中的弟弟。我自己收入也不高,每個月還會補貼家裏一點點錢,所以很少在消費上花錢。

    我周圍的同事基本上人人都有奢侈品,有時候一起聊天,她們就會彼此分享説怎麼真真假假的買。其中有個同事還説,市場最高版本的高仿,她對比真的看不出來差別,有時候連櫃姐都看不出來。

    我記住了她這句話,也記住了她給同事分享時那家店鋪的名字。

    為了更好地融入她們,我開始研究奢侈品,記住每個系列每個款式的名字,然後存錢買高仿。

    自己都覺得很淒涼,我真的連高仿都要存錢買。因為便宜的款式一千多,貴的款式有的三四千。

    後來,我也開始學她們,大方地説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但其實,全都是假的。甚至我穿的nike鞋子zara衣服,這種似乎人人都買得起的牌子,我都買的假的。

    到現在為止,我欠了7萬多塊錢。為了套卡,我自己還弄了pos機。但我卻從沒真正擁有過一件奢侈品。

    我恨這個物質的社會,可是我自己卻在這個坑裏爬不出來。

    4

    開過瑪莎拉蒂的人,要怎麼開回本田雅閣?

    大齊|25歲  醫美銷售  月薪10-20k

    從小到大,我聽得最多的就是別人對我外貌的讚揚。

    如果運氣好,我應該可以成為一個小明星,但我運氣不好,大學期間,我參加過很多選秀比賽,但成績都不怎麼好。所以我最好的年紀一直是個小模特。

    好在,做模特掙到的錢也還不錯。

    因為來錢快,消費自然也高,穿的用的我都會選大牌。整個大學期間,我沒住過宿舍,是在外面租的高級公寓。我還把家裏我爸換下的雅閣開到了學校。生活一直過得很瀟灑。

    畢業後,想着這輩子可能也成不了明星,機緣巧合之下,就到了現在的醫美公司做銷售。

    我們公司主要做高端客户,做一二十萬鼻綜合手術的人不要太多。所以銷售人員的氣質也要跟上,基本上都符合長得好、身材好、品味好。而公司給我們的配置也很“豪”,比如我們住的是靜安區的別墅,我的工作配車是瑪莎拉蒂。

    真的沒辦法,大多數客户家裏都是超級富豪,如果自己太“寒磣”,看上去跟他們的圈層差距太大,根本沒法讓他們選擇我們機構。所以我的開銷很大:健身私教課、進口優質蛋白食品、護膚品、衣服、手錶、包.......這種生活過久了,有時候就真的以為自己是個有錢人。

    我的收入其實還可以,少的時候一萬多,多的時候兩三萬,業績好的時候還有高額獎金。但現在,我欠了三十幾萬的債,套卡套不過來的時候,就找老闆週轉。

    有時候覺得很迷茫,很空虛,我想這可能是因為我掙的錢還不夠支撐這樣的生活,可我已經陷進去了。

    開過瑪莎拉蒂的人,要怎麼開回本田雅閣?

    5

    為什麼消費主義總能精準地把人掏空?

    鮑德里亞在其經典作品《消費社會》中,説過一個聳人聽聞的觀點:一個人在消費社會中,根本沒有所謂的自由。

    確實,于敏、小覓、大齊甚至劉宇等人掉進消費主義的陷阱,少不了羣體的裹挾。他們可以選擇不買超出自己消費能力的商品,不去維持虛假的奢侈生活,但如果她們真的這樣做,換來的可能是無法融入自己想進去的圈子。

    也就是説,一個社會人,如果想要迎合某個羣體,或者獲得某種身份,就必須要用相應的消費品來回應。

    商家恰好就趁虛而,以相應的產品提供破圈的“通行證”,並且不斷以“月薪三千也可以擁有”之類的文案洗腦,以分期付款等手段拉低消費門檻,勾起一個個涉世未深的年輕人,再套牢他們。

    《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顯示,在中國的年輕人中,總體信貸產品的滲透率已達到86.6%,中國年輕人實質負債人羣約佔整體年輕人的44.5%。

    央行前行長周小川認為:“藉助於新金融科技,使得消費信貸發展非常快,甚至有一些是過分誘導年輕一代提前消費、借貸消費。這個不僅是一種經濟現象、金融現象,同時也是一種文化現象,是一種人口現象,這個可能會帶來重要的影響。”

    這個重要影響,可能就是在虛榮心的趨勢下、在羣體的裹挾下,一個又一個年輕人乖乖成為了消費主義刀俎下的魚肉。

    但消費主義的暗網,仍然還在漫天撒開。中國養老前景調查報告顯示,35歲以下的中國年輕一代,56%的人還沒開始儲蓄。這意味着,有56%的人,在消費主義的網口邊緣瘋狂試探。

    如果不想跟于敏、小覓、大齊、劉宇這些人一樣,在人生的路上跌一個大跟頭,那麼趕緊從商家的營銷洗腦花束裏清醒過來,做一條瀟灑的“漏網之魚”。

    *本文圖片均來源於網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