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攜手 / 未命名 / 六首詩詞,寫盡梅花傲雪風骨

分享

   

六首詩詞,寫盡梅花傲雪風骨

2020-11-28  江山攜手

《集雅蔡梅竹蘭菊四譜小引》有言:“文房清供,獨取梅、竹、蘭、菊四君者無他,則以其幽芳逸緻,偏能滌人之穢腸而澄瑩其神骨。”

梅、蘭、竹、菊被稱為花中四君子,自古以來就是文人們最愛吟詠的對象。而其中,“傲”的代表梅花盛放於嚴冬,可以説是最有骨氣的花兒了。

天氣越來越冷,寒冬將至,賞梅的好時候也馬上就要到了。那麼,在踏雪尋梅之前,先讓我們在詩詞中先“賞一賞”梅花的傲雪風骨。

山園小梅

宋代:林逋

眾芳搖落獨暄妍,

佔盡風情向小園。

疏影橫斜水清淺,

暗香浮動月黃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

粉蝶如知合斷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

不須檀板共金樽。

在萬物肅殺、眾芳凋零之時,唯有梅花獨自迎風昂然盛放,她那明媚豔麗的身姿把山園的風光全都佔盡了。稀稀疏疏樹枝的影子橫着斜着地倒映在清淺的水面上,清幽的香氣在黃昏的月光之下暗暗浮動着。

寒雀想要找個樹枝落腳的時候,會先偷看梅花一眼;如果春天的粉蝶能得知冬天開放的梅花是如此妍麗,一定會悵然若失。慶幸自己不似蝴蝶,能手拿着酒樽,吟詠着詩詞來欣賞梅花的美。

白梅

元代:王冕

冰雪林中著此身,

不同桃李混芳塵。

忽然一夜清香發,

散作乾坤萬里春。

生長在冰天雪地的“林子”當中,白梅挺直了腰板兒,不與桃花李花混合在一起。她就是這樣默默地,忽然就在某個夜裏綻放,清香散發出來,彷彿這天地萬里,已經進入了春天一般。

西江月·梅花

宋代:蘇軾

玉骨那愁瘴霧,冰姿自有仙風。

海仙時遣探芳叢。倒掛綠毛麼鳳。

素面翻嫌粉涴,洗妝不褪脣紅。

高情已逐曉雲空。不與梨花同夢。

生長在瘴癘之鄉,梅花卻從不怕被瘴氣侵襲,這是因為她又冰雪般的肌體、神仙般的風姿。她的花瓣兒不是那麼華麗,也不屑於用鉛粉來粉飾自己的面容。但即使梅花凋謝了,梅葉上仍有紅色,足可見她的一身傲然和堅貞的品格。

山中雪後

清代:鄭燮

晨起開門雪滿山,

雪晴雲淡日光寒。

檐流未滴梅花凍,

一種清孤不等閒。

清晨起牀打開門看到的就是漫山遍野的皚皚白雪。

雪後初晴,天高雲淡,陽光照射也感到寒冷,房檐的水滴結冰,院落中的梅花枝條被冰雪凝凍。就算是這樣,梅花也依然熱烈地盛放着,散發着她濃郁的香氣,這樣清高堅韌的品格,是多麼不尋常啊!

念奴嬌·梅

宋代:辛棄疾

疏疏淡淡,問阿誰、堪比天真顏色。

笑殺東君虛占斷,多少朱朱白白。

雪裏温柔,水邊明秀,不借春工力。

骨清香嫩,迥然天與奇絕。

嘗記寶篽寒輕,

瑣窗人睡起,玉纖輕摘。

漂泊天涯空瘦損,猶有當年標格。

萬里風煙,一溪霜月,

未怕欺他得。

不如歸去,閬苑有個人憶。

枝條稀稀疏疏,花色淺淺淡淡,但梅花那天真、自然的顏色又有哪一種花能與之媲美?生長在冰雪之中,温温柔柔,不借春風之力就能肆意綻放,她冰清玉潔、骨格奇絕,多麼迥然不同。東風統領之下的百花縱然嬌豔美麗、姿態萬千,但沒有一種有梅花的神韻。

梅花落

南北朝:鮑照

中庭多雜樹,偏為梅諮嗟。

問君何獨然?

念其霜中能作花,露中能作實。

搖盪春風媚春日,

念爾零落逐寒風,

徒有霜華無霜質。

庭院中種了許多花草樹木,但偏偏對梅花讚許有加。若你要問這是為什麼?那是因為她在寒霜中也能開花,在寒露中也能結出果實。而其他的花草樹木只能在春風中搖曳生姿,只能在春日的暖陽之下盛開。雖然有幾種也能在白霜之中開花,但卻又馬上隨風凋零,沒有梅花這樣耐寒的品質。

探波傲雪,剪雪裁冰——這樣的梅花,你愛嗎?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户發佈,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繫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