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介 / 待分類 / 23歲女子被摧殘半年後慘死夫家:女人一條...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23歲女子被摧殘半年後慘死夫家:女人一條命,只值兩年刑?

2020-11-21  一介

    好多讀者説找不到我們公眾號了

    大家星標一下,下回就能正常看到推送了喲~


    女子不能懷孕

    被婆家活活虐待致死

    你能想象嗎?

    竟然有人因為不能懷孕被婆家活活虐待致死。

    這是發生在山東德州的真實故事。

    方洋洋生在普通的農村家庭,母親患有精神病,父親離世。

    因為老來得女,方父從小對方洋洋疼愛有加。

    2016年,方洋洋嫁給了比她大7歲的張丙。

    那年,她只有19歲。

    因為遲遲未懷孕,婆婆不知從哪裏打聽到,方洋洋婚前曾跟同村男人流過產,導致她不能懷孕。

    傳言真假我們不得而知,可方洋洋婚前沒談過男朋友,村民也不相信她會做出這樣的事:

    “我們同村的最瞭解了,這孩子很老實。”

    張家花光了所有積蓄娶媳婦,當傳宗接代的幻想破碎後,他們把所有的怨恨發泄到方洋洋身上。

    從那以後,丈夫和公婆惡魔的一面逐漸顯露。

    而方洋洋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公公張吉林酗酒,每次喝完酒回來都毆打她,下手從不留情。

    用瓷杯把她的耳朵打到出血,用棍子抽她的頭,把她的頭往牆上撞,剪她的頭髮。

    在這裏,沒有任何人幫她,連丈夫也毆打她。

    “有時候一星期打她一次,有時打兩次。”

    婆婆也不遜色,只要稍不合她意,就掄起棍子狂打她,還讓她大冬天在院子的雪地上罰站。

    一站就是半個小時以上,穿着單鞋的方洋洋被凍得沒有知覺。

    起初她還會反抗,後來打罵越來越頻繁,她只能求饒:“別打我了,我聽話。”

    後來,張吉林提出不讓她吃飯,“有時一天吃一頓,有時兩頓。”

    暴力毆打和飢餓,讓婚前160斤的方洋洋,餓到只剩60斤,瘦得皮包骨。

    方洋洋的表哥難過地説:“你相信一個176的身高,60來斤的人能活嗎?”

    除了禁食,方洋洋還被關禁閉,連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

    方父病重住院時想見女兒,公婆多次以夫妻倆外出打工為由阻止,張丙恬不知恥地説:“送5萬塊來才能見到方洋洋。”

    把錢送了過去後,父女倆還是沒見上面,一直到方父病逝。

    更無情的是,他們連方洋洋回家發喪都不同意。

    2019年1月31日,悲劇發生了。

    那天清晨,張吉林喝了點酒,使喚方洋洋去刷鍋,她不肯。

    婆婆拿起一根50釐米長、3釐米寬的木棍,像往常一樣地毆打她的頭部、肩部。

    張吉林聞訊而來,抓着她的肩膀往前拽,她頭部、膝蓋和手重重摔在地面。

    方洋洋倒地後,公婆倆沒有收斂,繼續用木棍抽打她的腿部和臀部。

    從上午8點半到下午4點半,方洋洋幾乎被公婆毆打了一整天。

    當晚6點,婆婆發現躺着的方洋洋不對勁,“鼻子不透氣,呼吸聲異常。”

    等救護車趕到時,方洋洋已經沒了呼吸。

    長期毆打、禁食、冬天屋外罰站,三個惡魔折磨她到死為止。

    手段殘忍得令人發憷,人心一旦生出惡意,真的和魔鬼沒差別。

    那年她23歲,死於不能懷孕。

    這是家暴,更是虐殺。

    慘無人道的虐殺後

    兇手只判兩三年

    很快,方家人就收到了消息,説方洋洋病死了。

    等方家人趕到,卻始終沒看到屍體。這讓方洋洋的表哥起了疑心,這才報了警。

    原來,事發後張家怕惡行暴露,想偷偷把方洋洋的屍體埋了,被村支書及時阻止。

    經屍檢鑑定發現:

    方洋洋全身大面積挫傷,挫傷面積達體表總面積43%以上,以頭部、背臀部、四肢為重。

    在營養不良的基礎上,受到多次鈍性外力作用,導致全身大面積軟組織挫傷死亡。

    也就是説,她是長期遭虐待和毆打致死。

    更魔幻的是,如此殘忍的虐殺事件,法院的判決讓人大跌眼鏡。

    法院認為,方洋洋的公婆、丈夫經常對方洋洋以打、凍、餓、禁閉等手段予以肉體上和精神上的摧殘……情節惡劣,各被告人的行為均已構成虐待罪,應予刑事處罰;各被告人因犯罪行為給原告造成的損失,應當予以賠償。

    虐待不假,可把人往死裏打還不算故意傷害嗎?

    對案件的定性是審判的關鍵,如果定性為虐待罪,虐待致死是處兩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如果定性為故意傷害罪致人死亡,那將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方家代表律師認為,被告人應當是故意傷害和虐待致死兩項罪名,但法院只將案件定性為虐待。

    “由於罪犯認罪態度誠懇,自願坦白並賠償5萬元”,法院對三人從輕判決。

    鑑於各被告人歸案後均能如實供述犯罪事實,構成坦白,且具有悔罪表現,決定從輕處罰;各被告人親屬自願預交賠償金人民幣5萬元,決定從輕處罰。方洋洋的丈夫張丙犯罪情節較輕,具有悔罪表現,決定適用緩刑。 
    被告人張吉林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被告人劉蘭英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二個月;被告人張丙犯虐待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緩刑三年

    可他們悔罪是真實的嗎?我並不這樣認為。

    直到現在,方洋洋一家都沒有收到張家的道歉。

    公婆的言語中也看不到悔意,依然在埋怨已逝的媳婦不能懷孕。

    把一個人活活打死了,就因為“認罪誠懇”,就可以抵消罪惡了?

    這合理嗎?

    那以後再打死人,是不是隻要認罪誠懇,都可以輕判了?

    張丙判二緩三,這意味着如果緩期間沒有再次犯罪,就不用入獄。

    不痛不癢的判決引起了網友的激烈反應:

    長期虐待難道不比衝動殺人罪加一等嗎?

    被陌生人打死最高可判死刑;被婆家虐待打死,就判兩年。

    男人打死女人叫家暴,女人被家暴20年殺死男人叫故意殺人,有趣。

    結婚成了合法的減刑證明,給男人家暴的權利。

    法院的判決顯然不能服眾,加上法院並未依法公開審判,被要求發回重審,網友都在期待二審能做出更為公正的判決。

    試想,如果被陌生人非法拘禁、毆打致死,我想不會是這樣的判決結果,為什麼只要被冠上婚姻和家庭的名義,傷害和虐待的罪行就會被輕視。

    在成為妻子之前,她首先是個人。

    打着家庭之名施暴,同樣是犯罪。

    “這是我的家事”

    被輕判的家庭暴力

    婦聯統計數據顯示:

    30%的中國已婚女性曾遭受過家暴。

    儘管家暴發展到如此地步,法律對家庭暴力的判決還是過輕。

    家庭關係,彷彿成了暴力犯罪的遮羞布。

    2009年,北京女孩董珊珊遭到丈夫慘無人道毆打後喪生。

    一年前,她滿懷期待地步入婚姻,信誓旦旦地告訴媽媽,這個男人能保護她:

    “最起碼我受欺負的時候,他肯定會替我打倒一片。”

    本以為嫁了乘龍快婿,誰知卻是披着面具的惡魔。

    董珊珊怎麼會想到,曾經説要保護她的男人,最後會把拳頭揮向自己。

    2009年3月28日,董珊珊突然失蹤,五天後她偷偷跑回孃家哭訴,“王光宇老是拿我出氣,經常毆打我,不許我報警,不許離婚,否則不會讓我們一家人好過。”

    很快,董珊珊提出協議離婚,王光宇自然不答應,就每天打電話到董家恐嚇威脅。

    一到夜裏,董珊珊的房裏總會傳出叫聲,她蜷縮在牆角雙手抱頭,恐慌地喊着:“求求你別打了。”

    去醫院檢查才發現,她患上了抑鬱症。

    沒過多久,王光宇帶着一羣男人上門,強行把董珊珊擄走。

    董珊珊再次出現在父母面前,是三個月後。她躺在重症監護室,遍體鱗傷、渾身腫脹,看不見眼球。

    診斷書上寫着:

    腹膜後巨大血腫,右腎變形萎縮,頭部多發挫傷,多根肋骨骨折,肺挫裂傷,四肢多發挫傷、淤血。

    可想而知,她經歷了多麼慘無人道的虐待。

    她不是沒有求救,只是她的遭遇是旁人眼裏不好插手的家事。

    董珊珊前後八次報警,都沒有能扭轉悲劇的發生。

    每次警察都説:“畢竟現在還是夫妻,不好管。”

    而董珊珊的媽媽聽到,哭着説:“次次你們都説是合法夫妻,我女兒會被打死的,是不是等我閨女被打死了你們才會管。”

    這句話,她至少説過三遍。確實,最後應驗了。

    王光宇被起訴,只判了6年6個月有期徒刑。

    更驚悚的是,他出獄後又娶了個23歲的姑娘,她成了第二個董珊珊。

    對家暴者的輕判,是對受害者最大的殘忍。

    毆打、性暴力、恐嚇威脅,多少女性正處在水深火熱中。她們也想解脱,可又有誰可以幫她們呢?警察幫不了,法律也幫不了。

    結果不是被家暴致死,就是反抗殺死施暴者。

    諷刺的是,女性被家暴致死屬於虐待罪,而女性被家暴反抗殺死施暴者屬於故意殺人。

    如果不是無可奈何,誰又願意以暴制暴呢?

    家庭內部暴力的受害者,還有孩子。

    最近接連發生的虐童案觸目驚心,先是撫順6歲女童遭親生母親虐待,手段極其殘忍。

    用開水反覆澆孩子的頭,又用鉗子生生把女孩的牙拔下來,逼孩子嚥下去。

    打火機燒嘴、把胳膊掰斷、鋼針扎腿、吞煙頭……被送到醫院時,女孩已奄奄一息。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很快廣東又曝光一起虐童案。

    7歲男孩被生父燒傷,滿身都是煙頭燙傷的傷疤。

    小豪雙手腐爛得不忍直視,他説:“爸爸用繩子綁住我,用打火機燒。”

    經檢查,小豪的上肢三度燒傷,皮膚軟組織感染,部分皮下組織和肌肉已經壞死,左臂將面臨截肢,而右臂只能保住部分。

    父母虐童絕不是個例,無奈的是,很多時候警方只能口頭勸説。

    而施暴的父母理直氣壯,“我打我自己的孩子,關你什麼事,犯法嗎?”

    父母教育孩子,似乎是社會約定俗成的事,以家庭之名默許了暴力。

    當悲劇發生,殘忍到人神共憤的地步,我們期望法律判決來懲處施暴者。

    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國刑法尚未設立虐童罪。

    對受虐兒童的保護,散落在各部法律的條文中,懲處條例也不清晰。

    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曾建議把虐童罪納入刑法:

    “處理虐待兒童行為的手段幾乎都是行政處罰,與兒童受到的傷害相比,處罰顯得太輕微。”

    只要沒有致殘致死,大多都是勸誡、拘留就了事。

    有一句話説得好,所有被家暴者的悲劇,是社會的悲劇。

    當施暴者在施暴時,整個社會都在給他們遞子彈;

    當受害者多番求救,卻沒有人可以伸出援手。

    如果法律不對家暴採取零容忍態度,未來還會有無數個方洋洋。

    對家暴的縱容和忽視,比家暴本身更可怕。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