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灘TheBund / 待分類 / 穿10萬一套JK制服的人,都在想什麼?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穿10萬一套JK制服的人,都在想什麼?

2020-11-17  外灘TheBu...
沒有人知道你身上普普通通的西裝格裙
甚至可以買一套香奈兒


JK制服(日劇《三年A班》劇照)

今年,比網紅店鋪上熱搜更頻繁的,是售賣JK制服的店鋪。

一條售價118元的裙子,店家“兔縫縫”在五分鐘內賣出了30萬條;一件售價89元的針織背心,“達磨製霸”一天預訂了33萬件;另一家“優馬的店”,因為每次都限購,所以每次都被粉絲罵。

當JK制服漸漸成為一種熱度並不輸給BM風的日常穿搭模式,它也促成了一個每年價值百億的服裝市場的形成。


穿JK制服的橋本環奈

JK制服的説法源於日本,JK指女子高中生,JK制服就是女高中生上學時所穿的制服,主要分為西式和水手服。我們常常在日劇日影日漫中見到這樣的裝束,當紅女演員橋本環奈、齋藤飛鳥、永野芽鬱都有很多代表性造型。

在國內,JK制服與漢服Lolita並稱為三坑姐妹。相較之下,JK制服最為日常,生活中接受度較高,搭配起來也不復雜,在淘寶百元左右就可以買一條質量不錯的裙子。

好看且入圈門檻不高,所以街頭越來越多穿着格紋百褶裙和小腿襪的女孩。

穿JK制服的橋本環奈

和其他所有服裝一樣,有百元的快時尚,就有萬元的奢侈品。JK制服之所以也能被稱為“坑”,是因為它和漢服、Lolita一樣,一旦走了進去,金錢的投入就可能是無底洞。

一套要價10萬的制服,你可能費盡心思都買不到。至於幾千元一條的格裙就更多了,只要你敢買,就能讓你破產。

為什麼女孩會花幾十萬去買制服?我們找到了幾位站在鄙視鏈頂端的JK聊了聊。

01

10萬一套制服,供不應求


24歲的上海女孩Aki,穿JK制服6年,最初只是小打小鬧,正式走上不歸路是從4年前開始。

這幾年,她花在JK制服上的錢已經超過了40萬。其中20萬是她在情期間通過制服交易賺來的。利用自己的信息渠道、在國外的網絡優勢和一定日語基礎,她倒手不喜歡的款式,賺到的錢去買喜歡的款式。

這41萬元的制服市場價值在70萬左右。

在Aki的記錄裏,目前市場上最高價的格裙是駿台甲府中學校的夏裙。她以7000多元價格入手,今年最高市場價漲到了3萬,現在跌到了2萬多。

駿台甲府中學校的夏裙 圖源@Aki

最貴的套裝是“小野女子學園冬季制服”,Aki以86500元入手。目前閒魚上的標價已經超過10萬人民幣,其中西裝和格裙的單價就超過1萬。

但比出手更多的是人們求購的信息,願意高價收購的人真不少。

小野女子 圖源@哈士奇的小裙子

一套靜岡星陵價格在1.5萬到2萬不等,其中西裝單價近1萬。

靜岡星陵

雖然售價比肩奢侈品,但和奢侈品多少帶有品牌標識不同,這些高昂的制服並沒有金光閃閃的身份標籤。走出圈子,沒有人知道你身上普普通通的西裝格裙甚至可以買一套香奈兒。

Aki購買的這些JK制服,有個更內行的名字叫“校供”。

什麼是校供?校供是日本學校向學生供應的制服,絕大多數不能隨便購買或者需要憑日本當地的學生證購買。這決定了它的供給非常有限。

想要獲得它,一般只能通過日網拍賣,從日本學生手中購得已經使用過的二手,極其幸運的情況下可能能獲得全新品。

 圖為關西大倉粉倉格裙,市場價在2000到4000不等 圖源@奈奈

如果沒有在日網購買的渠道,那就只能在被稱為“海鮮市場”的閒魚收購。

奢侈品行業的“配貨”也在JK制服圈廣泛適用,想要“海鮮市場”在買一件高人氣的制服,往往要搭配賣家其他的閒置一同購買。

稀有、昂貴且難以得到,讓穿校供的JK成為站在鄙視鏈頂端的人。

02

一個接近200億的服裝市場


為什麼喜歡JK制服?每個人心裏都有不同的理由。

24歲的Aki覺得,沒有機會穿好看的校服度過青春期幾乎是所有中國人,尤其女生的遺憾。

另一名JK,26歲的哈士奇的小裙子(下文簡稱“哈士奇”)則迷戀日本中古制服的設計和質感。她主要目的是收藏而不是日常穿着。她目前正在收集日本著名設計師山本寬齋(Kansai Yamamoto)的校服作品。山本寬齋是日本第一個在巴黎開個人時裝秀的設計師,設計以大膽前衞著稱。

山本寬齋設計的校服 圖源@哈士奇的小裙子

哈士奇認為這樣的中古品不是平日穿着的普通衣服,而是一種時代的象徵,年代感更增添了它們的美麗。即便有瑕疵,她也覺得是這些衣服在年復一年地使用中留下的浪漫印記。

山本寬齋設計的校服 圖源@哈士奇的小裙子

還有很多女孩像21歲的奈奈一樣,喜歡日本動漫和影視劇。從看《戀空》開始,她就憧憬有一天自己能脱掉學校醜陋的運動校服,和電影裏的新垣結衣一樣穿白襯衫打領帶。

奈奈在高中畢業後擁有了穿衣自由,終於實現多年的願望。

紺三本水手服 圖源@JK二三事

在中國加速發展的二次元服裝市場,Cosplay、漢服、Lolita和JK制服的市場規模已經從2017年的51.52億元飆升到今年的169.57億元。以95和90後為主力,有3.78億人願意在這一領域消費。

如果説前兩年穿JK制服還是稀罕事,今天在上海的一些街頭,非常可能出現“十步一JK”的盛景。

但隨着圈子越來越大,越來越多人把格裙當成一種日常服飾穿着。當一條符合大眾審美的萌款可以賣出幾十萬條,山寨也就應勢而生。

知名店鋪“兔縫縫”的李鬼店鋪

如果説校供是鄙視鏈的頂端,那山寨就處於底端底端。

在Aki這樣的資深校供玩家心裏,有一條具體的鄙視鏈。

校供本身也有“階級”,“小野女子”這樣的人氣款式被稱為萌款。買萌款校供的站得最高,其次是買普通校供款式的。

接下來是買日本商業品牌制服但非校供的、買國產店設計質量較好的、買國產店軟妹風格質量一般的,最底層是買山寨格裙的。

日本JK 圖源@JK二三事

穿位於鄙視鏈底端的山寨格裙,會被“圈內人”鄙夷。

有人“知山寨而買山寨”,但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説,搜“JK裙”出來的所有店鋪都是可以購買的,為什麼不可以呢? 

不是圈內的人就很難按照圈子裏的規則對她做出要求,可山寨品原品多少有幾分不同,所以就會發生“JK警察”在公眾場合指責對方穿“山寨”的事件發生。 

層出不窮的山寨,是JK制服實紅的一大證明,但也讓JK圈被更多人誤解。

03

被抹黑的JK



JK制服憑可愛和元氣吸引女孩,但它的關鍵詞不只是這兩個。

就在7月,上海CP26漫展上,一名身着JK制服的女孩在拍照時擺出的姿勢受到爭議,另一名女生一句“麻煩你不要再給JK抹黑了”引爆了網絡討論。

為何是“再抹黑”?

相比與中國傳統文化息息相關的漢服、花式繁複且日常化不足的Lolita,具有學生屬性的JK制服在日本宅文化的加持下,帶有更多男性目光的凝視。在日本,它與色情產業、女學生援交也脱不了干係。

英國BBC電視台曾製作了紀錄片《日本:用來出賣的少年情色》。援交指的是成年人用金錢向少女交易陪伴,這種陪伴大多伴隨着性。經調查顯示,有30%到40%的高中女生參與過援交,援交的經濟規模每年超過千億日元。所以很多日本女學生在課後並不願意穿校服出門,怕被認為是可騷擾的對象。

今年21歲的奈奈,在CP26事件發生之後,被男朋友提出了一個要求,“能不能不要再這麼穿了,看上去很幼稚。”

奈奈不知道這兩件事是否有必然的關係。她隱去了自己的猜測,在微博的JK樹洞裏投稿,“我要不要繼續穿自己喜歡的衣服,還是聽男朋友的?”

早在CP26之前,奈奈就曾聽説過“穿JK制服是媚男”的聲音,尤其是像她一樣的“大齡JK”。

她生活在山東的某座城市,制服大熱的今天,這裏穿全套制服的女孩也不算多,她和男友走在街頭時常引起注目禮,有異性甚至一步三回頭。

但這種“看”,並不僅僅有來自善意的好奇。奈奈説,“有時候異性用猥瑣的眼神盯着你的時候,只會覺得噁心。如果僅僅是穿制服就被貼上‘媚男’的標籤,那我覺得穿露肩、露臍同樣吸引異性啊。為什麼她們是秀自己,我們只是因為穿了短裙或者短襪就‘媚男’了?”

穿制服表演的akb48

哈士奇認為,穿什麼衣服是個人自由,任何人都沒有權利指指點點。

“大眾對於JK制服的認知還停留在幼齒可愛、情趣色情的層面上,我覺得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但是因為自己的無知而對別人造成傷害,我覺得很悲哀。如果現實中或者網絡中遇到這樣的攻擊,我希望姐妹們不要被影響,生活是自己的,愛好也是自己的,做自己就好。”

但傷害有時候很難避免。奈奈覺得自己還算幸運,她至今還沒真正遇到變態——很多坑友都在微博上收到過私信,問價的、言語或圖片性騷擾的、想買穿過的白襪的。

她認為這是因為自己比較謹慎:她很少在公共社交網站發佈自己穿制服的照片,即便發,也是“僅朋友圈可看”。

“穿制服的女孩沒有錯,我的謹慎才是畸形的,”最後奈奈向我強調,“被男性凝視的不是穿JK裙的女孩,僅僅是女孩。”

04

JK的境遇會越來越好嗎?



對於大多數JK玩家來説,環境在慢慢變好。

AKi覺得制服的流行讓普通人見多了也就見怪不怪,讓JK們能更輕鬆地穿制服出門,也更容易讓家人朋友接受自己的裝扮。

Aki的父母如今也願意認可校供是一種有效的投資,她的裙子也是媽媽在打理。雖然他們也會經常問Aki打算什麼時候退坑,把這些制服出手,“畢竟從他們的角度想,沒拋掉之前錢就只是個數字而已。”

雖然哈士奇的媽媽並不理解女兒為何花這麼多錢買舊衣服,但她依然用行動支持着她的愛好。哈士奇目前在美國留學,幾乎所有格裙都是媽媽在幫忙打理。

奈奈的父母也會誇女兒穿制服“真好看,真精神”,還會評論哪一條更好看。當然,媽媽也敲打過她,“是不是買太多了?也可以買點別的衣服穿嘛。”

哈士奇的收藏 圖源@哈士奇的小裙子

至於穿制服是否在迴應男性的凝視。

我也詢問了一些男生朋友的意見,還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制服。有人覺得可愛就有人覺得幼稚,有人覺得青春洋溢就有人覺得“老黃瓜刷綠漆”,有人願意自己女友做出這樣的嘗試,還有人只喜歡性感成熟的姐姐。

説到底,不同人就有不同的審美,情感關係絕不是一套衣服就能帶來改變。

在知乎上有一個問題,叫“男生真的喜歡JK女孩嗎?”

點贊最高的回答來自一名JK女孩:“這個問題像個女孩子提出來的,如果提問者是一個jk女孩,那我想説,jk制服只是你的一部分,真正喜歡你的男孩應該是喜歡你本身,然後碰巧你是個jk女孩而已”

在我告訴奈奈這個提問之後,她專門去給這條回答點贊並轉發給了男友。

她自己清楚地知道,隨着年歲的增長,有一天她終將不再穿制服出門,或許在這一天來臨之前,她就已經不喜歡制服了。制服不是她的束縛,她才是掌控制服的人。

不論是重塑青春還是彰顯個性,隨着社會越來越多元,包容度也越來越高,不同的審美已經在得到更大程度的接納。不求理解,只求尊重,是所有小眾文化圈共同的願望。

文/siri110
感謝Aki、哈士奇的小裙子、奈奈、達磨製霸對本文的幫助
圖片來自Aki、哈士奇的小裙子、奈奈、網絡
部分數據來自IT桔子
以上內容來自「外灘TheBund」(微信號:the-bund)
已授權律師對文章版權行為進行追究與維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