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現在APP / 待分類 / 新冠傳播風險之下的香港一線工人:我們面...

分享

   

【四方集運香港】新冠傳播風險之下的香港一線工人:我們面臨成倍的感染風險

2020-11-03  全現在APP

    原標題:無名之輩:新冠傳播風險之下的香港一線工人

    作者丨梁文雪

    全文共 2464  字,閲讀大約需要 6 分鐘

    儘管一些同事擔心感染新冠病毒而離開,但老朱沒有耽誤過一天的工作。

    老朱現年53歲,從事清潔工作超過20年,主要負責打掃住宅和商業建築以及香港銅鑼灣和北角的購物中心。工作的繁重和被感染的恐懼使得老朱前所未有地緊張,儘管他堅持不懈,但他仍然感到失落,因為他的工作往往被忽視。

    “清潔工為抗擊新冠病毒做出了貢獻,但沒人意識到這一點。”老朱説,“在別人眼裏,我們做的是最低級的工作。”

    老朱是讓香港保持正常運轉的一線工人當中的一員,但隨着香港的第三波疫情來臨,他們同樣處於高風險當中。自7月以來,香港感染人數激增。截至8月7日,香港確診病例超過3900例,死亡40餘例。

    香港的清潔工屬於社會中被忽視的人羣,這些人羣最容易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威脅  圖源:Nora Tam

    人們曾呼籲為一線工人提供更多的保護和補償,但具有諷刺意味的是,疫情不僅帶來了更繁重的清潔工作和更大的暴露風險,而且導致相當一部分人的工資下降。根據政府統計處的數據,香港清潔工的平均月薪為10000港幣(約合人民幣9000元),且沒有基本的就業福利(如醫療保險)。

    這些天,老朱還有更多清潔和消毒工作要做。現在,他和他的同事(大約100位,年齡在40至70歲之間)現在每隔10個小時要清潔一次,而以前每天要消毒一次。

    隨着越來越多的香港人在家工作,還有更多的垃圾要從居民區收集。老朱説,他現在每天從每個居民樓收集大約八桶垃圾,是以前的兩倍。

    有人呼籲為高危人羣提供免費的核酸檢測  圖源:Edmond So

    剛開始時,防護用品(例如口罩)供應不足,以至於有些清潔工幾天才換一次口罩甚至根本不使用任何防護。現在老朱每天能分到兩個口罩,他所在的清潔隊也會每天組織測温兩到三次。


    每天的早上和晚上,老朱都會查看政府更新的感染新冠病例的地區清單,以瞭解他的同事是否住在附近。他説,居住在有確診病例地區的清潔工必須自我隔離兩個星期,或者接受核酸檢測並等待結果,然後才能恢復工作。對於受影響的工人來説,這意味着減少工作時間和收入。

    面對疫情,有的清潔工選擇離開,而更多的人選擇留下。有的清潔工甚至被要求對已檢測出新冠病毒的區域進行打掃和消毒。

    老朱説,最令人沮喪的不是新冠病毒,而是人們對清潔工的誤解和偏見。

    “一個地方爆發了疫情,第一個抵達的是我們清潔工。”老朱説,“人們把我們的工作視為理所當然,但可有人想過清潔工也是人,也有可能被感染?”

    01 ////

    我們面臨成倍的感染風險

     

    57歲的許漢傑是一位工齡超過20年的公交司機,也是香港公交車協會的會長。他坦言每天與眾多乘客接觸讓他壓力很大,因此他採取最嚴格的防護措施以保護自己和車上的人。

    在開工之前,許漢傑會佩戴手套和對駕駛區域進行消毒,這些佔用了他原本的休息時間。他所在的巴士公司每天為司機提供兩個口罩,並要求司機在工作時間全程佩戴口罩。儘管如此,仍然有乘客上車時不戴口罩。

    香港特區政府規定,自7月15日起,所有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的人必須佩戴口罩,違規者最高可處以5000港幣(約合人民幣4495元)的罰金。許漢傑表示,對於沒戴口罩的乘客他會善意提醒,大多數人還是表示配合的。對於不聽勸告的,許漢傑所在的巴士公司規定司機有權拒絕他們上車。

    疫情使得外出的人越來越少,面對急劇下降的乘客人數,公交公司減少了公交車的排班數量,這意味着公交車變得更加擁擠。7月16日,香港九龍巴士公司宣佈截至8月31日,將暫停22條巴士線路服務。

    對於許漢傑而言,他必須時刻保持高度警惕。與此同時,服務的減少影響了司機的收入。許漢傑説,他的月收入減少了約3000港元(約合人民幣2700元),而大多數以前從事加班工作的同事月收入減少了6000至8000港元。

    許漢傑  圖源:Xiaomei Chen

    工作量的減少沒有讓許漢傑放鬆,他總是擔心自己會傳染妻子、兒子和女兒。“每天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洗手,然後給包消毒並裝進乾淨的塑料袋裏。”許漢傑説,“我們一家人都很擔心。”

    02 ////

    我們是他們第一個求助的人

    40歲的物業管理員吳凱茵最近感到從業20年以來前所未有的壓力,7月中旬,她所負責的一棟居民樓第一次被檢測出新冠確診病例。

    在第三波疫情到來之前,她和其他一線物業管理人員(包括保安和清潔工)對九棟居民樓進行消殺,這樣的居民樓在香港的新界馬鞍山一帶有5000棟左右。

    香港錦豐苑物業管理處職員(左起)吳卓賢,黃卓賢,吳玉儀  圖源:Xiaomei Chen

    自7月以來,吳凱茵規定物業公司的所有人都要定時查看衞生部門頒佈的感染病例地點清單。她還記得在發現自己所管理的建築物發現確診病例後,她是如何在午夜趕回去工作的。她必須為居民起草通知,並要求立即對建築物進行消毒。

    第二天早上,由於擔心的居民蜂擁而至,她去了發現確診病例的大樓協調消毒工作。那時的吳凱茵接聽了30多個電話,不得不一遍一遍解釋情況並讓居民安心。

    “我感到壓力很大。”吳凱茵説, “這是疫情開始以來我們社區遇到的第一個確診病例。每個人,包括員工和居民,都很着急。”

    她説,與2003年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Sars)相比,新冠疫情持續時間更長,對第一線的人造成的損失更大。

    吳凱茵坦言,自己之所以繼續留在崗位上,是為了能夠保證居民的安全,“畢竟,我們是他們第一個求助的人”。

    03 ////

    一線工人應該得到更多支持

    香港政府於7月14日宣佈,將為40萬高風險羣體提供免費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其中包括老年人和殘疾人士之家的工作人員、出租車司機、飯店工作人員以及物業管理人員。

    香港物業管理公司協會會長陳志九説,物業管理公司正在通過為員工提供防護裝備來發揮自己的作用。他説,與餐飲業和零售業等遭受重創的行業相比,裁員率很高,而一線物業管理人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緊缺。

    但是香港工會表示,一線工人應該得到更多的支持。

    香港清潔工人聯盟的組織者樑子仁説,清潔工仍然缺少諸如防護服之類的裝備,一些在出現感染病例區域工作的人除了戴口罩以保護自己外,還應配備手套,鞋子,護目鏡和防護服。香港環境服務承包商聯盟負責人顏水涵則希望香港政府面向所有清潔工人提供免費新冠病毒核酸檢測服務。

    儘管處於感染風險當中,但清潔工老朱仍努力工作,並鼓勵壓力很大的同事保持冷靜。“我們為城市安全和清潔作出了貢獻。”老朱説。

    全現在原創稿件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